循环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循环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千斤炸药撂倒64米高楼揭海口老海航大厦爆破内幕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7:52:25 阅读: 来源:循环泵厂家

千斤炸药撂倒64米高楼 揭海口老海航大厦爆破内幕

海口老海航大厦启爆瞬间

爆破前的老海航大厦      在短短13秒时间里,两栋最高达64米的大楼轰然倒下,变成一堆废墟,而周边建筑安然无恙。2012年12月25日,老海航大厦的成功爆破,让不少人对城市爆破拆除颇感好奇。日前,南国都市报记者邀请此次爆破拆除总工程师胡少愚,为大家揭开了爆破拆除的神秘面纱。   爆破拆除有惊无险   “在外行看来,爆破拆除惊天动地,看似很危险,但在我们内行来看,其实是很安全的。”拥有19年爆破拆除工作经验、曾担任海南省爆破服务公司总工程师的胡少愚说,新中国的爆破拆除已经走过50多年历史,技术已十分成熟,而随着器材不断革新,爆破拆除安全性越来越高。  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一直把爆破与火药、火雷管、导火索等紧密联系。但在现代工程爆破中,这种极易引发爆破安全事故的爆破器材已被国家明令禁止使用。取而代之的则是广泛使用高科技的电雷管、电子雷管、数码雷管等安全可靠的爆破器材,耐温、耐压、抗水、延时精确。   “以此次老海航大厦爆破拆除为例,我们使用的是半秒差延时技术,即每隔半秒延时起爆。现在已经有了毫秒级(即千分之一秒)等间隔雷管,可以更精确地控制起爆顺序,今后数字雷管等更先进的器材也将在拆除爆破领域广泛应用。”胡少愚说,爆破器材的不断改进,不仅保障了施工人员的安全,而且为爆破技术的进步提供有力保障。   “其实大楼爆破拆除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样,直接将大楼炸塌,而是将大楼炸出一个或多个切口,让大楼因自身重力失稳后,以设计好的方式倒塌。”胡少愚介绍,他们这次只是在老海航大厦副楼的1到6层和10、11层以及主楼的1到3层和13、14层安装了炸药,通过控制起爆间隔,控制楼体按炸开的缺口依次坍塌,实现逐步倒塌的效果。   闹市区爆破高楼如虎口拔牙   据介绍,此次老海航大厦爆破拆除是海南历史上首个A级爆破拆除。按照国家标准,楼高50米以上,装药量达200公斤就被列为A级爆破,老海航大厦最高64米,使用了500多公斤炸药,远超上述标准,而且大楼地处市区繁华地带,距离东、北方向的酒店、居民楼仅五六十米,周边有居民2万多人,环境复杂,可谓“虎口拔牙”。   因此,在爆破设计阶段,他们就进行了大量的计算,并预先通过电脑模拟各个设计方案的效果。“这次爆破,主副两栋楼都是向北倒塌。初期设计,让副楼向东倒、主楼向北倒,这样成本低、施工简便,但我们通过电脑模拟发现,如果这样做,率先倒塌的副楼会顶住将要倒塌的主楼,造成危险。”胡少愚说,最终该方案被否决了。   确定了爆破拆除设计方案,就要对楼体进行预拆除,即把非承重的结构进行人工拆除,这样就可以减少炮眼和装药量,增加可靠性。接下来就要按照图纸在承重结构上标记布孔,工人根据孔位进行打眼,孔径、孔深、孔间距都必须十分精确,9000个孔钻完后,还要验孔签单,然后才能将炸药填在洞孔中。   “装药也必须非常小心,首先要将药包与雷管绑扎牢靠,然后用木制炮棍将药包轻轻送到孔底,最后用湿度适宜的沙质粘土做成炮泥进行堵塞,导爆管雷管的连接由技术人员进行。”胡少愚说,装药的时候,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地进行。   层层防护减少危害   “任何爆破拆除都有飞石、地震效应、冲击波、毒气、噪声、粉尘等几大危害。”胡少愚说,为控制飞石,他们在设计阶段就进行药量计算、现场试爆,尽可能减少装药量,在施工阶段除用旧地毯包裹装炸药的炮眼外,还会在楼体爆破缺口挂上两层钢丝网,通过防护措施把飞石控制在爆破物体内部,减少对周边的威胁。   为防止地震效应,最主要的措施就是要让楼体逐步塌落。“老海航大厦楼体重量高达5000多吨,如果整个楼体一起倒地,会产生多大震动,因此它是分四段先后垮塌。”胡少愚说。   同时,他们还铲除了大楼将要垮塌地的水泥地面,改为土质地面,并在爆破大楼四周挖了2米多深、1米多宽的减震沟,割断地震波在地下的传播。此外,还在爆破大楼四周安放7个测震仪器,对爆破地震波进行监测。结果表明,此次爆炸的最大震速是1.5厘米/秒,远低于国家规定的4.2厘米/秒。   对于爆破炸药产生的毒气,一般在起爆5分钟后,就可充分散去,完全不必担心。胡少愚说,他们在爆破警戒接触后,使用消防车对周围路面进行清扫。   爆破工作越干越胆小   谈及此次老海航大厦爆破拆除的经历,胡少愚颇有感触地说,最耗费精力的工作其实并不是爆破拆除技术本身,而是沟通、解释、劝说,“我向周围居民解释,爆破很安全,居民却说,100%也不行,万一出事呢,怎么办?”   “其实,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我的家门口要爆破这么一栋大楼,我能不担心吗?因此,周边居民的这些担心、疑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”胡少愚说,除耐心地说服周边居民,经受各个政府部门、监管单位的审核、检查,也需要有极大耐性。   “做这一行压力非常大,而且做得越久,就越胆小、越要细心,这是搞爆破人的通病。现在一般的土石方爆破,起爆时我都不敢在现场,心理承受不了。”胡少愚说,爆破老海航大厦,直到起爆一瞬间,他还感觉心悬在空中。

女式西服订做

定西工服订制

十堰西服制作